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配音资讯

“神配音”季冠霖心灵手记: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使其一根筋

发布时间:2014/7/20 19:36:36来源:天韵之声配音网作者:天小韵查看次数:1443 次

很多人都在寻找成功的捷径。捷径或许真的存在,可当它还没有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还是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往前走吧。

季冠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,我也问过自己。

媒体朋友说,季冠霖是个聪明、有才、平和淡然的人。

配音圈的同事说,季冠霖是个努力、细致、精益求精的人。

老公说,季冠霖是个一根筋的人。

好吧,算他说对了。

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很聪明的人,我只能用“笨鸟先飞”的故事激励自己。当我对某件事情感觉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时候,我肯定会提前做很多练习。或许有的人很有天分,也很聪明,完全可以靠着临场发挥就能做得很好。而我知道,我不行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为了不至于现场傻在那儿,我必须提前想好各种突发状况,想好所有可能会说的话,提前做好准备,笨鸟先飞。

另外,我在同一时间只能干一件事情。

扫地的时候就是扫地,擦桌子的时候就是擦桌子,必须一件一件来。如果同时进行,结果只会有两种状况:要么什么都干不成,要么我直接精神分裂。

我很珍惜每一个工作的机会,我在微博上曾写过一句话:“要珍惜每一个工作机会,不要抱怨辛苦和劳累,因为这些都是上天赐予的恩典。”

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么神奇,天生就比别人强。我只是幸运一点罢了,而这种幸运也不是我争取来的,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给我恩惠。所以每一个工作,我必须认真对待,我要对得起那个力量。

刚到北京的时候,男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不算是工作的工作:给一个朋友的样片配音。那个朋友明确说只是试一下,这个节目能不能播、什么时候播都还是未知数,录得差不多就行了,就是找一下感觉,没必要死磕它。

可我有我的工作习惯。如果这个事情我没有认真去对待,于我来说,那简直是一种折磨,我内心这一关就过不去。而如果百分之百去努力了,那整个过程就是一种超级的精神愉悦。

我不管别人怎么看,也不管它播不播、收视率好不好,只要到了我手里,我就要把它做好。哪怕是只有几句话的朗诵,也一定要准备好。总之一句话,我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。虽然,那时候我只有来时的火车票,还没有招牌。

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是十点多到的北京,接到这个任务后,马上挑灯夜战,一直准备到凌晨三点多,把将近一个小时的台词生生背了下来。这心里才踏实一点。睡了一觉,第二天早上八点去正式录制,效果非常好。

而接下来……现实往往和电影里的狗血情节不一样。女主角经过一番努力之后,并没有迎来接下来的柳暗花明。

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最后片子没有播出。

北京还是北京,我还是我。

后来慢慢在北京有了配音机会的时候,只要一有机会,我就会像打了鸡血似的,一口气把所有台词都背下来。然后反复看磁带,反复琢磨。对于经验丰富的老师来说,只要看一遍磁带,直接进棚就能录。可我不行,为了不让前辈老师觉得因为我耽误时间,我只能把所有台词都背下来,把磁带看得滚瓜烂熟,真正做到了然于胸,信手拈来。

事实证明,我的这个笨方法还是很管用的,正式配的时候,很顺利,我都不用看台词本就知道下面要说什么。而且我把气口都背下来了,哪儿停顿,哪儿快速,哪儿沉默,哪儿嘶喊,全部记在心里。录了几次之后,很多老师就说,这个小姑娘配起音来还挺快的。

其实,不是我天生快,是我在练习了N多遍之后才快的。

刚开始配音的时候,我有一个大关怎么都迈不过去--不会笑。尤其是那种英雄式的笑,一点都不会,脸都笑抽筋了还是笑不成。

对于配音演员来说,哭很难,可笑比哭更难,气息不好把握。台词是说出来的,是可以准确表达的。而气息是无形的东西,用无形的东西去表达各种情绪的时候,非常困难。那段时间,我吃喝拉撒睡,无时无刻都在琢磨怎么去笑。每天早上醒来,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,被子一撩,“哈哈哈哈”就开始大笑。


曲艺界和梨园行有句话:不疯魔,不成活。我估摸着我已经到了“疯魔”的地步了。

突然有一天,我会笑了,量的积累在那一瞬间,完成了质的飞跃。

别人的学习都是循序渐进的,比如说头一天会笑一声,第六天会笑六声,第十天会笑十声。而我不一样,我是第一天只会笑一声,到第九天还是只会笑一声,可到第十天,突然就会笑十声了。神功炼成!

我一直坚信“铁杵磨成针”的真实性和可行性,但很少有人能坚持磨下去。至于磨成的那一刻是怎么回事,其实,我现在也不明白。